抱着女朋友压枪的感觉 妈妈喝多了我弄了她怎么办

软文

 陆景行立刻叫停出租车,付钱后下车站在路边。

    他没有急着去点心铺查找情况,因为他知道里面肯定有坏人。

    平时点心铺的铁闸门都是他上锁,他清楚锁门前后的样子,那一点变化瞒不了他的眼睛。

    里面肯定有坏人进去过,且现在还在。

    只是坏人进点心铺为了钱?

    还是为了什么东西?

    陆景行冷静从容地拿出大哥大手机,立刻给附近的派出所打电话,确保警方会在五分钟内赶到,他才给家里打电话。

    现在都已经十点钟了,估计家人都上广木休息。

    但,事情这么严重,肯定要告诉他们。

    刚好去厕所出来,经过客厅的安晚,听到大哥大有发出声音。

    她接到陆景行的电话,也是很惊讶。

    还以为他出事了。

    没成想是点心铺有贼人撬门进去做坏事。

    为了钱?传闻点心铺每天赚一万多元?

    还是为了那个神仙山的山泉水?

    虽然背地里点心铺还在卖特级糕点,可是知道的人并不多,那几个熟客都是贺老爷子和贺雨柔的朋友,都是信得过的人。

    不可能会是他们来偷山泉水。

    一定是知道其中一点内幕的外人,以为店里肯定还有一点山泉水,趁今天陆家人没开点心铺。

    才敢在今晚动手偷山泉水。

    不过,也有一种可能,可能是对手嫉妒陆家点心铺生意好,撬门进铺子搞破坏,让陆家明天开不了铺子。

    安晚去叫醒陆家全部人。

    知道点心铺出事了,他们都十分紧张和害怕。

    希望损失能少点,那些坏人千万不要狗急跳墙,放火烧点心铺。

    打碎一点东西没事,大不了明天歇业一天,去购置。

    如果大火烧掉点心铺,不仅要重新购买铺子里的东西,就怕是要赔一大笔钱给房主。

    陆森行动不便,去了也帮不到忙。

    就派出陆春和跟陆景行去店铺查看情况。

    其他人待在家里,毕竟是深夜十点了,外面很危险。

    九零年代的双龙县,深夜时分,尽量少出门。

    不然人回不了家,莫名消失和死亡,或者别人抢劫,殴打一顿。

    这种事很常见。

    安晚想跟去,还没说出口就被陆嘉言发现,被他拉着回房间。

    “嘉言哥哥……我想去,嘉言哥哥……我要去嘛……”她要看看哪个乌龟王八蛋,敢破坏她辛苦开起来的点心铺。

    “别乱来,你乖乖呆在家,过一两个小时就知道真相了。”陆嘉言抱她到床上,让后面进来的陆知礼把房门关上。

    “好吧!”她撅着小嘴,翻身背对他睡觉。

    他不让她去,她偏要去。

    不过,刚才趁陆春和跟陆景明出门的时候,她拿了两个小纸人贴在他们身上,还弄了两个护身符,怕他们在和坏人杠上的时候,遇到危险。

    等他们到了点心铺,小纸人会把看到的听到的,回传给她。

    希望顺利吧!


 

    ——

    陆景行还不知道陆春和跟陆景明要来点心铺,因为他刚打完电话,就听到警方的警笛声了。

    两辆警察刚停到他面前,点心铺就传来打砸的乒乓声响。

    还没等陆景行和警方跑过去围剿坏人,就有一个坏人从点心铺冲出来。

    “举起双手!”几个警察拿出手枪对准第一个坏人。

    “啊啊啊!警察来了!快跑啊!”

    随着第一个坏人大叫着,接着就有两个人从点心铺冲出来。

    看到警察的那一刻,吓得他们抱头乱窜。

    没两下就被几个警察捉住,尽管坏人手里拿着水果刀,也不敢和警察拼命,因为人家拿着枪。

    “哎呦,我的好疼,警察同志,你们捉错人了,我们没敢坏事。”

    “警察同志,我们没偷东西,你们捉错人了。”

    “放开我!我没偷东西,你们冤枉我们了!我们是这家店的老板,晚上来巡查问题而已。”

    三个坏人试图装可怜骗过警方,以为没人看到他们撬门,进点心铺肆意翻东西找东西。

    他们想假装自己是点心铺的老板,来迷惑警方放走他们。

    见危险解除,陆景行走过去,看着陌生的人个坏人。都是他没见过的人。

    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?

    “警察同志,我才是这家点心铺的老板,我可以拿营业执照给你们看看。”

    “请逮捕这三个坏人,我不认识,他们肯定是为了钱才来,我要进点心铺查看一下我家的损失,万一被他们偷走值钱的东西。”

    “可以!我们也要进去调查。”

    由三位警察把三个坏人押送上车辆,另两个警察跟着陆景行走进点心铺。

    屋里满地凌乱,玻璃柜被杂碎,椅子被砸烂。

    惨不忍睹。

    就差一把大火烧毁这一切了。

    陆景行是非常愤怒的,尤其是看到钱柜子被砸,这等于是打他的脸面。

    他忍着胸腔的怒火,找到还挂在墙上的营业执照给警察看。

    幸好这个没被坏人撕毁,不然补办要花钱还浪费时间。

    陆景行放心一点后才跟着经常进到厨房,看到眼前这一幕,更是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   各种锅炉和制作点心的器具都被砸烂,满地垃圾,无从下脚。

    完全看不出厨房的影子了。

    明显是没有一点罪恶深重的仇可干不出来这种事。

    两位四十岁左右的警察,仔细翻找着证据线索。

    这时,陆春和跟陆景明赶到了点心铺。

    在外面刚好看到坏人被警察押上车,还没等他们开心,就冲进点心铺,看到了满地垃圾。

    “可恶!这群混蛋!要投钱也不能砸东西啊!”

    而他们背后贴的小纸人,也在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事。

    在出租屋差点睡觉的安晚,一接到小纸人传来的消息,把她一激灵,从睡梦里拉到现实。

    “嘉言哥哥,来消息了。”她惊呼一声,差点吵醒刚睡着不久的陆知礼。

    弄得他一个翻身,把安晚压住一半身体呼呼大睡着。

    丝毫不知道安晚和陆嘉言的秘密。

    “情况怎么样?顺利吗?”陆嘉言爬到她右手臂靠墙的位置躺着,才能看到小纸人传送回来的画面,声音很低。

    不会吵醒陆知礼。

    看到警车里坐着三个陌生的坏人,安晚努力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哪见过。

    但是毫无头绪。

    陆嘉言也觉得奇怪,三个坏人只砸东西?目的就是这个?

    “里面的东西全被砸碎了,幸好我们买了备份,就是玻璃柜麻烦,要一大早联合玻璃店帮忙做一个,估计要加钱了。”

    “不然明天就无法开门做生意了,那些人真是歹毒。”

    安晚连连叹气,置办两个玻璃柜也是要花很多钱。

    这次得让三个坏人赔偿损失。

 看到林局长态度真诚,苦口婆心的样子,陆景行心里有些触动到了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抱着女朋友压枪的感觉 妈妈喝多了我弄了她怎么办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