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

软文

孙振义问了很多,能回答的尽量回答,谁让他是一个公认的冤大头。后来的尤里·米尔纳只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。

    贺正诚很奇怪这人的脑回路,开源操作系统最强的红帽公司现在的惨状难道没有惊醒他?

    贺某人没有忘记他的发家史,投资红帽让他大赚了一笔,这家公司的股票从最高峰的302美元,下跌到现在的5美元左右,简直是尸横遍野,惨不忍睹。

 孙振义正式提出要投资金山,让邱伯君和雷君二人喜出望外。要知道刚刚经历上市失败,贺正诚又要他们自寻死路,虽然勉强接受了现实,但心里总踏实。现在好了,有孙振义背书。

    但孙可不是贺正诚这种外行,他做风投可是要做尽职调查。然而事情没这么简单,金山加西山居是两家公司,需要分别估值;金山收购西山居之后,是一家公司。两种模式的估值水平肯定不一样,问题是,他们会选择哪种模式?

    金山的股东可还有其他个人投资者,那些人会怎么选择呢?

    “两家公司分开估值,创始人最吃亏,因为西山居的估值肯定比金山高……

    如果创始人觉得不公,将情绪带到以后的工作中……”

    但是这样一来,对贺正诚就不公平了,没有人投资的前提下,西山居和金山按1比1合并本来就吃亏了,有人投资,他吃亏就更多了。

    剩下的事情自然是专业人士上场为他争取利益。

    贺某人的诚意大家都看到了,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啊。

    在弘毅的专业人士很多,弘毅总部一个叫杨蕴和的总监提出了一个天才般的方案,至少在贺正诚看来是这样。

    金山原来的股东要分割出10%以上的股份形成一个股票池,用于新公司未来的股权激励。

    既然原股东做了牺牲,补偿了贺正诚,那么想要投资金山的孙振义自然也要补偿他。补偿多少,怎么补偿?参照原股东,假设合并后新公司股权池是5%,估值是2亿美元,孙可以补偿这5%的股份或者1千万美元现金。

    这么扯淡的条件居然被大家接受了,只能说明贺某人的脑洞还不够大。

    至于其他小股东,要么出局,要么接受现实。否则的话,可以让金山大股东(联想邱伯君雷君)按照5000万美元的估值收回小股东的股份。再狠点,可以学扎克伯格,想办法稀释小股东股票……

    还好事情进行的比较顺利,也可能是互联网两大投资神话加持,提升了金山开发操作系统这件事的成功率。

    “怎么可能,我又不是神仙,这种明显违背常理的事情怎么可能做到。”贺正诚反驳

    “霍尔可能小看了你在投资圈的影响力,有人统计了你的投资项目,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失败的案例。”

    “真的?”贺正诚怀疑道,他做的这么明显吗?


 

    “你在金融圈的朋友不多,但山海资本的计嘉胜他们在香江有很多朋友,总能打听到许多事情。”杨蕴和解释

    “从98年金融危机,你围魏救赵的计划就很成功,然后在众人不看好的情况下坚定的投资ebay……”

    贺正诚随着他的话,似乎也想起了那时候的峥嵘岁月。从别人嘴里听来,他的经历还真是一个传奇。特别是这些人知道他投资序曲就是为了圈钱,结果运气逆天,收获逆天。

    不止如此,这些金融圈内传播的信息明显没有传播到网络,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内幕。

    这真是哥不在江湖,江湖却总有哥的传说。

    懒得理会那些无聊的事情,贺正诚带着些许窃喜继续工作。

    很快就进入到了正式的估值阶段,一加一大于二,这是常识,至少在金山与西山居合并这件事上,确实如此。

    “不应该是1加1小于2吗?”贺正诚再次不解的问

    “金山会严重的拖累西山居的盈利能力。”

    “但这个项目是你投资的,所以成功概率自然会高很多。”

    “那岂不是要用我的信誉做担保,金山不值得。”

    “我明白了!”杨蕴和看到贺正诚真的不看好金山,就没有再努力提升新公司估值。

    可即使如此,孙振义还是按照投资后3亿美元的估值,投资4500万美元,占股15%,另外补偿了贺正诚1500万美元。同时还以2.5美元的估值向老股东收购旧股。

    贺正诚在孙振义入股后,他在金山的持股比例变为27.625%,同时还收回了1500万美元,相当于一分钱没花,还成为了金山公司的大股东。

    联想和邱伯君的持股比例接近,雷君很少,好像低于5%,过意不去的邱伯君补偿了一些,贺正诚见状也转让了0.625%的股份给雷君,这让联想刘传至很不好意思,也给雷君加了一点,最终雷君的持股比例达到了7%。

    《传奇》如此火爆,西山居游戏的高管功不可没,贺正诚个人再次转让2%的股份给他们。

    于是新公司大股东名单就确定了,大股东贺正诚持股25%,二股东软银持股18%(收购老股),邱伯君16%,联想11%,雷君7%,其他中小股东和员工持股18.75%,股权池4.25%。

    成为名义上的亿万富豪,雷君虽然说不上欣喜若狂,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贺正诚与孙振义看在眼里,对此很是欣慰。

    要做大陆的微软,还没有开发的操作系统和WPS办公软件是核心产品,其他既不能产生利润,又对主营业务没有价值的产品通通会被放弃。

    比如说金山词霸,这就是典型的鸡肋。还有金山打字通,也就增加初级用户的一点好感度。

    金山毒霸还有点用,网络安全问题不容忽视,可和他们的主营业务关联性太差了,Linux系统基本用不到杀毒软件。

    “赚点钱,顺便让消费者知道有金山这家实力强大的公司。”他们还是留下了金山毒霸,金山WPS以及他们基于Debian的Linux操作系统,也可以认为是ubuntu的大陆版。

    西山居游戏保持着独立的地位,直属雷君管理,当然,财务方面肯定不能独立。

    “为了保持西山居的创造力,我认为最好和金山分开办公,而且还要实行不同的管理制度。”

    “西山居是你的女朋友,需要哄着;金山软件是你的儿子,需要管着。”

    为了不让计划过早失败,贺正诚当然要想办法为金山软件续命,于是疯狂的吹风,让雷君多考虑游戏公司的重要性和特殊性。

    孙振义第一次见识到贺正诚的表演,认真的观察,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。可惜注定是徒劳的,重生才是贺某人最大的依仗。

    “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,行而不辍,则未来可期。”贺正诚留下这几句话,想要暂时离开珠海,被停留多时的孙振义拦住。

    “我想投资引力波公司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