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在厨房做一次好吗 我只想吃你身上的两个大馒头

软文

    大人们见娇娇有分寸,不会制止她的举动,觉得能有个人把闹闹带的活泼点不是坏事。可是他们还是太不了解闹闹了,娇娇闹的越凶他越不想搭理她,情绪会变得很差。

    最后还是娇娇察觉到了这一点,到底怕把这个小表弟气坏了,变得收敛了不少,专注逗弄默默。

    默默就没有闹闹这么能忍了,只要娇娇让他不痛快,他又“报复”不了,当着大人们的面扯开嗓子哭叫,一定要让大人为他做主,把娇娇凶一顿为止。

    为此大人们只能装模作样的教训娇娇一番,先把这个大嗓门哄住。

    默默很好哄,也不怎么记仇,心情一好照样会和娇娇玩耍,还会把自己心爱的玩具让出来。这让娇娇心里也怪感动的,然后变本加厉的捉弄他。

    好几次被雪丫瞧见,她抓起娇娇按在膝盖上,照着娇娇的屁股就是好几下。娇娇没有被打哭,倒是把默默给吓哭了,教大人们哭笑不得。

    到了两个小家伙满周岁的前一日,秦山林秋娘早早去了城里,将周岁礼上要用到的东西悉数买了回来,整整有两大包。

    “爹,怎么买了这么多?不是说好了意思意思就行么?”秦笑笑上前接过包袱,掀开一角往里面扫了眼,发现都是抓周用的小东西,实在觉得夸张了。

    “多啥多,别人家的孩子抓周都是准备这些!”秦山不高兴了,一把夺过包袱往屋里走:“里面的小玩意儿全是能玩能用的,明儿个抓周完你就带走。”

    秦笑笑一听,只好接过林秋娘手上一模一样的包袱,小声吐槽:“爹对两个孙子比对我这个闺女好多了!”

    林秋娘笑骂道:“瞧瞧你哪有当娘的样子,你小时候你爹疼你还疼少了?天天让你骑在脖子上玩,外人都说你爹把你惯的不成样子!”

    秦笑笑吐了吐舌:“这不是不想你们破费么,这么多东西得费多少银子啊!”

    林秋娘摆了摆手:“没多少,再说又不是用一次就丢。”

    秦笑笑听罢,不再多废话:“行叭,明儿个咱们把二婶家的竹床也借过来,这两包东西分开放,让两个小的分开抓,免得到时候看中同一个物件打起来。”

    林秋娘不乐意道:“我孙子乖着呢,哪会打架!就你这个当娘的不靠谱,天天拿他们的心爱之物挑事儿。”

    秦笑笑嘿嘿笑,自己的恶趣味被看穿了。

    一家人为明日的周岁礼热热闹闹的忙活开了,到了傍晚,秦老夫人的车驾抵达秦家,专程为两个小家伙而来。

    秦家人热情的招待了她,见两个小家伙乐颠颠的往她跟前扑,咧嘴喊“她辣辣”也没有不高兴的情绪。

    夜幕降临之时,景珩、护国公主和秦淮也到了,都是骑的快马。

    见到了好久没有见到亲人,最高兴的莫过于默默。他一会儿缠着护国公主,一会儿缠着秦淮,落到景珩手里时,他看起来还有点别扭。

    待景珩一把抓起他往空中抛时,他笑出了鸭子般的“嘎嘎”笑。被放下来后抱着爹爹的裤腿还要玩儿,完全变成了一个小黏人精,嘴里“嘚嘚”个不停,口水喷了爹爹一脸。

    闹闹则要安静多了,被护国公主和秦淮轮流抱过后,也只是望着哥哥被抛上抛下,对这个游戏似乎没什么兴趣。

    秦笑笑留意着他的表情,故意对走过来的景珩摆了摆手:“闹闹不喜欢玩这个,还是别让他玩了。”

    景珩明了,收回手蹲下来问道:“想不想玩儿?”

    闹闹听不懂,见他并没有抱起自己,小脸儿上明显流露出了失落的情绪。

    秦笑笑见状,哪还忍心逗他,正要让景珩带着小家伙儿玩,就听到他嘴里蹦出一个字来:“爹!”


 

    这一声清晰的“爹”可是把夫妻俩震惊到了,要知道这小子之前连“嘚”都不愿意喊,谁知他突然在这个时候喊了,还喊的如此准确,一下子把还在喊“嘚”的默默比下去了。

    护国公主也惊讶极了,摸着他的小脑袋夸道:“闹闹真聪明,知道哄你爹开心。”

    秦笑笑反应过来,向疑惑不解的众人解释道:“在府里不管怎么教,闹闹始终不肯叫爹。刚刚见鲤哥哥不肯跟他玩,这不就叫出来哄他了。”

    众人恍然大悟,看向闹闹的眼神格外自豪。

    秦山更是乐得咧开嘴,拍了自己后脑勺好几下:“这聪明劲儿,不愧是我孙子!”

    秦淮似乎听不下去了,握着闹闹的小手哄道:“爹会叫了,叫一声‘爷爷’好不好?爷爷也会抛高高。”

    秦山顿时炸毛,挤开蹲在孙子前面的女婿,和蔼可亲的说道:“闹闹,别听他的,我才是你爷爷。”

    闹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见爹爹被挤开了小脸儿上的失落愈发明显,以为爹爹不喜欢他,不想带他抛高高。

    下一刻,景珩跟抓小鸡儿似的把他抓过来,像抛默默一样把他抛向空中,再稳稳的接住。

    “啊呀——”失重的那一刻,小家伙的表情变得慌乱,两只小手在空中乱抓,分明是又怕又想玩儿。

    接连抛了五六下,小家伙激动的脸蛋儿都红了,差点发出跟哥哥一样的鸭叫。

    默默看的眼热,扑过去抱住景珩的腿,大声的叫唤起来,想要爹爹再给他抛高高。

    不过景珩放下闹闹后也没有接着抛他,怕一次玩多了把他们惊到或是夜里发梦睡不安稳。

    小家伙失落极了,趴在秦笑笑的大腿上咿咿呀呀的告状,把屋子里的人全部逗笑了。

    第二天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,秦笑笑早早起来将景珩昨日带过来的两套新衣裳,亲自给两个小家伙换上了。

    新衣裳颜色款式一模一样,兄弟俩穿上后,乍一看根本分不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,不过对熟悉他们性子的人来说很容易就分辨出来了。

    兄弟俩长这么大,还没有穿过这种鲜亮的鹅黄色。他们好奇的瞅着彼此,叽叽咕咕的说着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的话。好在没有闹着要脱掉,想来也是喜欢的。

    没过多久,昨晚到笑里居留宿的秦淮和秦老夫人也起来了,看到穿戴一新的两个小家伙,就忍不住抱起来,在他们的脸蛋上连亲了好几下。

    待护国公主和嘉明郡主也起来了,大家用过早膳才一块儿渡湖来到了秦家。没过多久,秦桃花一家到了,六斤也代表胡家来观礼。

    秦家没有邀请多少人,除了这两家外,就县城里的周宝儿一家以及赵银银母子。

    林家人则一家没请,一来秦笑笑是外嫁女,对林家可请可不请;二来跟林家大房闹了不愉快,请了二房三房不请大房不好看,请了大房又怕方氏赖过来闹事,就干脆都不请了。

    这是林秋娘主动提出不请的,秦笑笑和秦山父女俩顺势应了下来。

    很快周宝儿夫妇和赵银银母子先后来到了秦家,他们给两个小家伙准备了衣裳,都是挑了好料子亲手做的。

    观礼的人都到了,秦家也没有磨叽,将两个大竹床搬到堂屋里,摆上了昨日买回来的抓周用的一应物件。

    除了文房四宝,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,像胭脂水粉,头花发簪之类的也一应俱全,看的默默眼花缭乱,时不时伸出小爪子摸一下这个,碰一碰那个。

    秦笑笑见状,跟景珩小声嘀咕:“要是两个小家伙抓到不好的东西了怎么办?”

    景珩回道:“不用担心,这里没有外人,不会有人笑话他们。”

    秦笑笑哼道:“他们这么小,被笑话了没什么,咱们当爹娘的脸上无光啊!”

    她都有点后悔没把那些不宜抓到的东西挑出来,这样不管两个小的就抓不到了。

    景珩无语:“抓周而已,不管抓到什么都无须放在心上。”

    秦笑笑听罢,好奇道:“你抓周抓到了什么?”

    景珩一愣,移开目光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   秦笑笑不信,揪着他的袖子逼问道:“快说快说,你不说我就问母亲去,母亲一定记得!”

    景珩干咳一声,眼神开始飘忽。

    秦笑笑见状,愈发确定他抓到了“了不得”的东西,两眼发光的追问:“说说嘛,咱们老夫老妻的还要啥不能说的?我绝对不会笑话你!”

    景珩被她缠的没有办法,见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竹床上,他红着耳朵尖儿指了指秦笑笑的胸口:“你猜!”

    秦笑笑:“!!!”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我们在厨房做一次好吗 我只想吃你身上的两个大馒头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