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黑的肥岳视频 顾延舟邵司第一次

软文

 景珩见不得她纠结,修长的手开始作乱:“两个兔崽子才一岁大,日后如何暂且看不出来。长夜漫漫,不如做些别的。”

    秦笑笑推拒:“不行,这里没有药囊,怀上了怎么办!”

    景珩手一顿,用商量的语气说道:“你整日眼馋别人的女儿,我们生一个你就不用羡慕了。”

    他指的是娇娇,这丫头聪明伶俐,天天在面前晃悠,难免让她有些心动。

    “再缓缓吧,两个小兔崽子还没养明白呢,现在怀上了就更没有精力教养他们。”秦笑笑眼馋归眼馋,还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的,不想这么快就怀二胎。

    景珩想了想,作乱的手老实下来:“如此也好,生不生都随你。”

    这下轮到秦笑笑使坏了,掀开被子扑过去压在他的胸口上:“要是我不生了,你真能依我的意?”

    怀两个小兔崽子那会儿,这家伙可是更希望她怀的是闺女,最好还是长得像她的闺女。

    “不依你的意能如何?我自己又不能生。”景珩单手托住她的臀部,防止她掉下去,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脸,心里想着这肉真好捏。

    好在秦笑笑不知道这一点,被他的话逗笑了:“你不能生,还能找别的女人生啊,想生多少生多少,一年抱十都行!”

    景珩抬手重重的抽在她肉最多的地方,虎着脸道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   这一巴掌抽的不轻,秦笑笑疼出了哭腔:“好好说话不成么,干什么动手打我!”

    景珩气笑了:“先不好好说话的是谁?”

    秦笑笑瞪着他,揉着被抽的发麻的屁股胡搅蛮缠:“你的心胸啥时候变得这么狭隘了?就不能装作没听见吗?”

    景珩幽幽的看着她,不发一言。

    秦笑笑萎了,哼唧道:“好嘛,若是你敢找别人生孩子,我立马拿刀阉了你!”

    景珩这才满意了,不轻不重的帮她揉:“若是不长记性再敢胡言乱语,就不是给你一巴掌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   秦笑笑无语望天,心里美滋滋,情不自禁的抱着他的脸啃了一口。

    若非知道他身心正常,真正动起来能让她第二天下不来床,她真要担心他身子不行才分外计较她的胡言乱语。

    可见话本里说的“没有男人不偷腥儿”,说到底是不够在意心里的那个人罢了,否则岂能忍心做出拈花惹草惹她伤心的事来。

    景珩好些日子没有碰她,这一啃就控制不住了,把人压在身下来来回回折腾个遍。最后不知从哪里摸出几个药囊堆在了床头,直到鸡鸣时分屋子里的动静才停歇。

    翌日,秦笑笑睡到饥肠辘辘方醒过来,日头都升到最高处了。她一口气吃了一笼小包子,喝下一大碗排骨粥,整个人才恢复了力气,一改刚起来时半死不活的蔫吧样儿。

    待她换了身衣裳准备去找两个小家伙,从明月口中得知父子仨去湖边了,于是就到湖边找他们,却是看到一大两小排排坐,一人守着一根鱼竿在钓鱼呢。

    可惜没有秦笑笑在场,景珩一片鱼鳞都别想钓上来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父子仨钓了快一个时辰,愣是连个指头大小的鱼儿也没瞧见。

    大半天没有收获,默默都已经不耐烦了,身上跟有跳蚤似的来回动。若不是景珩压着他,他老早让奶娘带他去别处玩了。

    闹闹则厉害的多,虽然也有些坐不住,注意力被湖里的水鸟勾引走了,但是屁股没有动一下,两只小手还握着父亲亲手做的小鱼竿。

    秦笑笑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,在默默发现她的时候笑着走过来,把他抱起来自己坐在小马扎上,一手搂着他,一手拿起地上的小鱼竿。

    看着空空如也的水桶,她忍不住对小崽子取笑小崽子的爹:“你爹上辈子是只凶恶的猫,投再多的饵料鱼儿都不会上钩,白白让你们在这儿晒日头,脸儿都给晒黑了。”

    默默听不懂她的话,不妨碍他傻乐,小嘴巴叽叽咕咕个不停,似是在附和她的话。

    景珩充耳不闻,专注自己的鱼竿,他早就接受了没有秦笑笑在场,不可能钓上鱼的事实。


 

    只是今日两个小崽子难得缠他,他就想带着他们试一试,看看能否成功,结果……两个小东西一个比一个不顶用。

    秦笑笑可不知道他把钓不上鱼的锅甩在了儿子身上,她把鱼竿塞到默默手里,然后握住他的小手说道:“娘教你钓鱼,先钓一条你能拉动的小鱼好不好?”

    “呜哇!”默默靠在娘亲怀里,晃动着小脚丫子格外兴奋。

    秦笑笑微微一笑,看了眼偷偷往这边瞧的闹闹,她指了指装沉默的男人温声说道:“快去你爹那儿,让你爹教你钓鱼。”这小家伙前天晚上哄他爹抛高高就叫了一声儿,后来就不肯叫了,拿抛高高诱惑他都不行。这会儿难得有加深父子感情的机会,她当然不会错过了。

    景珩明白了她的意思,对磨磨蹭蹭不愿意来的小崽子说道:“过来!”

    他不笑时脸色很有震慑力,小家伙心里再不情愿,多少还是害怕的。只好慢吞吞的走过去,还不忘拖着比他长不了多少的小鱼竿儿。

    景珩放下自己的鱼竿,将小东西抱到膝盖上,像秦笑笑一样包着他握着鱼竿的小手一起钓鱼:“别乱动,会把鱼儿吓跑。”

    小家伙很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,眼巴巴的看着一旁的娘亲和哥哥,小脸儿上多少有些委屈。

    秦笑笑见状,安抚道:“你爹钓鱼可厉害了,一会儿钓上大鱼就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   景珩无视她睁着眼睛乱吹的话,大手扳过小家伙的脑袋,让他注意湖面的动静。很快,他感觉到手上微微一沉,有鱼儿在咬钩了。

    秦笑笑见状,不再打搅父子俩,也没有再跟默默说话儿,试图借钓鱼来改一改他闹腾的性子:“你也别乱动,咱们跟你爹和弟弟比比谁最先钓上鱼。”

    默默不能理解到她的良苦用心,一会儿扯扯鱼竿,一会儿挠挠耳朵,没有一刻是安静的。

    很快鱼儿上钩了,在小家伙的欢呼声中,秦笑笑钓上来一条筷子长的翘嘴鱼。

    翘嘴鱼鱼如其名,嘴巴微微上翘,身条雪白纤细,肉质紧致鲜美,适合煎炸食用。

    “给你给你,别蹦哒了!”见小东西蹦哒起来要抓鱼玩,秦笑笑无奈的取下鱼放到他的手上。

    这鱼不大,但是对小家伙而言两只手根本抓不住。鱼儿刚落到他手上,甩尾一个弹跳就脱离了他的掌控掉到了地上。

    “娘!”默默扯着娘亲的袖子焦急的喊,生怕鱼儿蹦哒的正欢的鱼儿跑了没得玩。

    秦笑笑把鱼儿捡起来放到他的手里,笑道:“这回可得抓牢了,再掉到地上你就自己捡去。”

    说罢,继续钓下一条,没管他怎么玩。

    鱼身粘粘滑滑的不好抓,还有一股子不好闻的腥味儿,换作往常小家伙碰都不会碰,可是谁让他没有玩过鱼呢,在没有玩够之前他不会嫌弃。

    见哥哥有鱼玩,自己却没有,闹闹越发盯紧了湖面,很想钓一条更大的鱼儿上来。可是等了半天不见鱼儿,他看向父亲的眼神渐渐不对劲了,透着明明白白的嫌弃。

    景珩见到了,捏了捏他的小脸儿:“叫爹,叫一声就钓一条鱼。”

    闹闹闭紧嘴巴,就是不叫。

    景珩早把小儿子的脾气摸透了,倒也没有失望,装模作样的调整鱼竿,像是不知道鱼儿已经上钩了,就等着他收竿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黑黑的肥岳视频 顾延舟邵司第一次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