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公让我对着摄像头自己做 警花破瓜痛受不了

软文

  叶绮罗拿起一颗果干,在入嘴前开口,“我建议你们别有什么想法。”果干含入口中。

    有人就憋屈了,这什么意思,是让他们有自知之明,别异想天开?

    不过也有人觉得,叶绮罗可能是另外的意思,然而,都明智的没有问出口,因为,叶绮罗这话出口,府主明显的往这边看了一眼,结界对他或许是没有作用的。

 这个结果多少让人有点……

    叶绮罗嘴巴保持着微动的频率,一直吃吃吃,淡定得很,瞧着半点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或者其他什么情绪,其他人也就跟着淡定了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

    接下来他们这里倒是保持了安静,就看着一个接一个的人到“山长”跟前,一边查看资质,一边询问些什么,看着是那么的随性不郑重。

    好歹是离魂境强者,很可能还是来自上州,他的弟子真的能那么简单?

    离魂境,便是在上州,那也是一方大能的存在,不是随便就有的阿猫阿狗,在上州,一个离魂境强者放出收徒的消息,也多得是天赋极佳的人蜂拥上门,而且一般都会选择年纪比较小的,从头开始培养,这一方面是功法的契合,一方面少年人乃至小孩子,性情什么的,各方面都还不成熟,更容易塑造,说得不好听一点,方便掌握。

    所以,在上州就有大把的天才等着他挑选,他为什么要在下州选弟子?

    而且,这条件还这么宽……

    宗门势力,乃至家族挑选附属弟子,小的且不说,到了一定年龄的,除了资质,基本上都会有心性,意志等方面的考验,就算鸿宇学府性质跟那些不一样,对这些东西不太在意,但是,个人挑选亲传弟子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   谁会像这位一样,在一帮“大龄人”中选择,这些人中,不乏穷凶极恶之徒,毕竟,就鸿宇学府这样的招生考,越是凶狠狠辣的人,其实越有利。

    所以,这府主收亲传弟子,都跟如招生考一样,怎么看都透着不对劲儿。

    只要脑子稍微清醒点,就该知道,这里面有问题。

    然而,转念一想,若是能被这位府主看中,那随之而来的好处……





对于太多人来说,这诱惑都太大,所以,大概就算想到了什么,也很难放弃,毕竟还有一个前例活生生的摆在那里。

    所以,便是站在他们这一小圈里的人,在听到她的话,还是去了上面,叶绮罗也半分表示也没有,她会开口提一句,不过是看在伏青羡的果干的份上。

    不过伏青羡、庄胤鸣、戚易,乃至之前表现最明显的贺临都没有动。

    乌落就更不用说了,他是从一开始就没任何想法,可以说,乌落应该是这些人中最为冷静的,这种莫名其妙的好事儿,在他看来,就是包着蜜糖的毒药,一旦吞下去,搞不好就死无葬身之地,要知道,他之前可是连叶绮罗请他吃顿饭,都怀疑她别有用意的人。

    再说,乌落虽然疑心重,同样一诺千金,在说出“听凭叶绮罗差遣”这话,而她也的的确确是帮他进了学府,他就给自己找准了定位,哪怕她不需要他做什么,他也不会违背她的任何意思,即便现在其实跟她意愿不搭边。

    而陪在伏青羡身边的人,有些意外,居然因为她一句话,这几个苍云州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人,就轻易的消了念头。要知道,这年轻人,都还没怎么见过世面,没去过其他州,在这苍云州的地界上,有强大的靠山护持,血性,冲动,意气风发,总认为自己是最强的,天赋最好的,轻易不会听人劝的。

    宗门里长辈的话都未必会听,现在只是一个才认识的人……

    叶绮罗将一盘子的果干吃完了,琉璃盘还给伏青羡。

    “还要吗?”

    叶绮罗摇头,“不要了。”什么术法都不用,而是用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手。“仓玉人呢?人是我留下的,自然就归我了,离奉王朝莫非还想跟我抢人?”

    不知道怎么突然拐到仓玉身上,但她这话吧,还真是叫人,“……”

    “之前好像的确是跟离奉王朝的人离开了。”

    “所以,仓玉也可能是离奉王朝准备给那位府主的弟子?若真能被看重,让府主,再不然就是府主背后的势力帮忙解决业障的问题,似乎也不是没可能。”叶绮罗兀自的说道。

    “业障到底不是其他的东西,离奉王朝真这么做,是不是有些冒险?”

    仓玉的存在就是一个祭品,若是祭品没了,业障解决不了,离奉王朝岂不是可能玩完,他们会这么做吗?

    “在鸿宇大陆上,类似离奉王朝的存在,绝对比你们预计中多得多,有问题,自然就要想办法解决,那些邪门的手段层出不穷。鸿宇学府背后的势力不是一方两方,没准就有另一个离奉王朝,就算没有,依照他们的能耐,想要从外面找到方法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儿。

    仓玉不过十几岁,就有神府境中后期的修为,便是上州那些顶级势力的天骄,能跟他相提并论的都屈指可数,所以,除了极高的资质跟悟性这些东西,十有八九还有特殊体质或者特殊血脉,再加上仓玉心智不全,这样的人,不管做什么,才是最佳人选。 ——不是做弟子,而是“不管做什么”,已经不是耐人寻味了。

    说话间,仓玉从另一边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,他身边跟着三个人,表面上看着是以他为中心,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,实际上呢,分明是有控制的嫌疑。

    众人不由得看向叶绮罗,她这是要阻止吗?

    事实上,仓玉如何,离奉王朝如何,其实跟她没关系不是吗?毕竟,还真看不出她有什么慈悲之心或者侠义之心。

    只是,一直到仓玉上台,走向府主,也没见她做什么。有些出乎预料,但又在情理之中,一时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想。

    学府的上层,对仓玉显然是有几分了解的,要知道之前那些人,他们一个个都无动于衷,不是轻视看不起,而是一种漠然跟无视,对仓玉就完全不同,甚至有人开口,“大人,不然将仓玉让给我呗?”开口的是个跟容语尊者一般动物女子。

    府主没有说话,而是对仓玉招招手,明显的对他态度也不同于之前那些,见状,那女子遗憾动物叹口气,显然她是争不过府主的。

    仓玉这会儿倒是挺乖,上前任由府主查探。


转载请注明:三颗柠檬文学网 » 老公让我对着摄像头自己做 警花破瓜痛受不了

喜欢 ()or分享
'); })();